当前位置:首 页 >>市会动态 >> 正 文
昔日枪林弹雨战上海 今朝满怀激情聚浦江
      日期:2019/10/21 15:21:04      

  

  70年前,他们都曾在这里浴血奋战,彼此却擦肩而过。今天,黄浦江上奏响《红旗颂》,有一场特殊的重聚在等待着他们……家国破碎、民族危难之时,他们扛起钢枪奔赴战场。十三四岁的少年,已经懂得国家兴亡、匹夫有责!

  郑国芳,92岁,1941年参加新四军。民族苦难浸透着血泪,郑国芳的母亲将自己的7个儿女全部送上抗日战场……

  鲍奇,96岁,1941年参加新四军,直到1949年跟随部队解放上海,才回到家。一进家门,看到家里摆着自己的牌位……

  

  苏荣,95岁,1940年参加新四军。家国危难之时,年少的他成了孤儿。他目睹了日本侵略者残杀同胞,毅然投笔从戎,奋勇杀敌……

  阮武昌,91岁,1944年参加新四军。他原名阮五昌,意为五世其昌,然而,没有国哪有家?他坚信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救中国,热血男儿应为国杀敌,他改名为阮武昌,走上革命道路…

  曹鹏,94岁,1944年参加新四军,国家一级指挥。战火的淬炼令他的指挥稳重、清晰而有气魄,深刻而富有激情……

  他们戎马一生,身经百战,参加过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、抗美援朝战争和东南沿海战役战斗,见证了太多的炮火,他们和战友一起将青春和热血献给了伟大的祖国!

  老战士们站在我国当前最大的海监船“海巡01”号宽阔的甲板上,看着两岸绚丽、宏伟的建筑,思绪万千。

  郑国芳老战士说:“我当了一辈子兵,把最好的青春和战友们一起献给了我们的祖国。我们这一代人见证了太多的枪炮声,不能忘过去啊!”

  苏荣老战士说:“当年鬼子“扫荡”,我们三个小伙伴逃难时,三个日本鬼子拿着步枪追过来。一枪打过来,我身旁的小朋友中弹了,浑身是血,倒在我的脚边。当时,我就下决心,不读书了,参加新四军,杀鬼子。”“解放上海的时候,两岸没有这么漂亮,现在建设的多么好啊!”

  鲍奇老战士说:“那时候,当兵规定不准告诉家里。我41年当兵。49年回来,家里摆着我鲍奇的牌位。多不容易呀!现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你们看,黄浦江两岸,高楼大厦,多么漂亮!不容易啊,多少人为了伟大祖国牺牲了!”

  阮武昌老战士说“国家兴旺,匹夫有责。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领导中国人民打败侵略者。”“现在两岸高楼林立,这是70年建设的成就。”

  曹鹏老战士说:“我也是一个老兵。我胸前也可以挂满勋章、纪念章。我要指挥,不能挂,太重了。我一直在陈毅部下工作。我1946年就入党了。那时候,共产党是秘密的,不公开。我这样年龄见证了这样一个时代。我们要珍惜这个时代,珍惜中华盛世。”

  重聚在“海巡01”轮上,他们感慨:新时代的青年,要珍惜这个时代,不忘来时路,做好接班人!

  老战士合唱团的20位团员,在团长王群的带领下,与上海城市交响乐团在“海巡01”轮上冒雨合作,在曹鹏老战士指挥下,演唱了《红旗颂》、《歌唱祖国》等歌曲,顺利完成新华社的节目拍摄任务。

上海市新四军暨中华抗日根据地历史研究会主办 东方新闻网站制作
大赢家地即时比分